信息网_www.60328.cn

信息网 > 热点信息 > 正文

湖北复工人员自述:离沪58天,返程自驾17小时,还需居家隔离14天

网络整理 2020-03-23 19:52

3月20日凌晨,李慕雅躺在了上海出租屋的床上,一旁的人体传感记录器数据更新了,这距离上一次更新间隔了58天。但对于李慕雅而言,“一切仿佛发生在昨天”。

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身在老家的李慕雅被“困”在湖北省荆门市近两个月,为了尽快适应正常的工作和生活节奏,刚拿到绿色健康码解除居家隔离的他,在历经了17个小时的艰辛车程后回到居住地上海。虽然国内的疫情得到控制,湖北省的新增确诊病例已经清零,但李慕雅返回上海后仍需居家隔离,“这是毕业以来最长的居家假期”。

租住的一居室大门外侧被装上了磁铁感应器,李慕雅被告知,隔离期间,开门前需要向社区提前报备。除了购买生活物质略有麻烦外,他说,还很担心远在湖北的家人。截至记者发稿,根据当地相关部门要求,从湖北省内返回上海的人,需要进行为期14天的隔离和医学观察,达到医学标准后才能解除隔离。

渴望返沪工作

3月下旬,气温开始逐渐上升,湖北省多地最高气温逼近25℃,城市的回温令居家办公的人们回归工作地的心也开始躁动起来,他们想要尽早离开湖北,渴望生活重回正轨。

自3月18日以来,湖北省已有多个地区陆续开展“点对点”输送务工人员跨省返岗。看到多条返岗新闻后,身处湖北荆门的李慕雅也希望能快点返回上海,他所在的公司于正月初五就开始筹谋复工后的工作安排。

由于是金融企业,2月3日那天,李慕雅所属公司已经开始复工,并打开了交易通道,“公司IT部门给了很多支持,满足全员居家办公的要求”。

之后,李慕雅还是感受到了居家工作带来的不便,虽然大部分业务基本没受影响,但与同事间的沟通效率会变慢,此前建立关系的客户没办法上门拜访,沟通合作也全部停留在方案上,实际进展很难推动。

居家隔离办公,是包括李慕雅等人必须遵守的规定,他把自己关在舒适但并不宽大的房间里,偶尔会有阳光透过窗帘照在书桌上。从书桌走到窗前只需一两步,窗外的景色与他所熟悉的不大相同,看不见人影的街道被蓝色的天穹压得很低,他常常望着大片房屋和浓绿的草木发呆。

在这样单调的环境下长久工作,以及家庭的诸多琐事干扰,有时会让他无法集中精力工作,思绪时常飘回上海,“也许诗人或者作家喜欢在这种环境下创作,但我现在不需要灵感呀。”李慕雅自嘲道,他就是单纯地想回到办公室工作。

在得知可以返沪后,李慕雅动了离开湖北的念头,“被关了这么久,很难形容当时的激动心情。”他立即向工作单位和居住地的社区联系返沪事宜,上海某区疾控中心告诉他,入沪后需要如实申报行踪和身体状况并签署承诺书,如果与人合租需要安排集中隔离,隔离时间为14天。

李慕雅的家人对此曾感到担心,湖北荆门市已经连续十多天没有新增病例,而上海正面临境外输入病例增加的压力,如果现在回到上海,新的环境是否会有更多不确定性因素在等着他,返程路上会不会有其他风险。

“没啥好担心的,现在国内疫情在好转。”李慕雅说。

自驾17小时

李慕雅在当地某论坛上结识了一群渴望返沪的人,为了能够拼车回上海,他们互相称为“车友”,包括李慕雅在内的四人联系上了某辆顺路的SUV车主。费用谈妥后,均摊到个人是1200元,他们的健康码都是绿色且目标一致,均是急着赶回上海工作。

3月19日早上,起床、洗漱、吃早饭、戴口罩,拿上装满小饼干和水的背包和装着随身物品的行李箱,李慕雅坐上了返回上海的私家车。

F1.jpg

李慕雅返沪搭乘的SUV

“返沪路上一直有辆湖北牌照的小型客车和我们相伴行驶,虽然彼此都不认识,但有种‘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’的感觉,还有点心酸。”李慕雅说。

出城时,荆门这座封闭已久的城市让李慕雅感到既熟悉又陌生,除了少量的返程车流外,沿街的大部分门面和商场还处于关闭状态。上高速时,他被要求登记并核验湖北健康码以及公司复工证明等文件。路途中,湖北境内高速服务区多数还处于封闭状态。在驶入安徽境内后,上述情形出现了明显变化,疾驰而过的车辆开始逐渐增多,高速路旁的村庄里,时不时有孩子们从房屋里跑出来追逐打闹。

当晚10时30分许,李慕雅乘坐的SUV被堵在了上海下高速的卡口检测站。据他回忆,当晚上海某高速路口人车特别拥挤,每个人都要下车测量体温,签署隔离承诺书以及在“健康云”上进行申报,同时还要填写纸质的健康状况信息登记表以及同行人联系方式。

F2.jpg

高速路口填写信息登记表

Tags:上海(202)证券时报(9)自驾(2)自述(6)新冠肺炎(23)居家隔离(1)

转载请标注:信息网——湖北复工人员自述:离沪58天,返程自驾17小时,还需居家隔离14天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